当前位置:主页 > 百姓声音 >

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桃阳村百名村民维权大行

发布:妖姬莫羽馨境 时间:2016-08-10 01:51
  我们是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桃阳村(现桃阳社区筹建委员会)的村民,2016年8月9日我们有100多群众集体到雨花区政府上访维权(图片附后),我们代表的是本村968个村民(18岁以上的)。
  2016年2月以来,我村村委会准备进行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以本村的集体经营性资产配置给全体村民后共同出资,拟成立有限责任公司(暂定为长沙市桃阳实业有限公司)。我们支持此次改革,但此次改革以及公司成立期间存在很多不合理不合法的问题,我们已多次向村委会和同升街道反映,但关键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
  近日来,我们咨询了长沙市工商局、长沙市农经局、长沙市城改办、雨花区农经局和专业律师事务所,得到的反馈让我们普通村民不寒而栗.村委会制定的《公司内部章程》问题很多,且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多条规定,根本不能保障我们以后作为股东的权利,而最核心的问题是长沙市工商局只认登记注册的七个受委托持股股东(全部为村委会工作人员),而他们七个人却根本不是我们村民所信任的人。因此,我们强烈要求增加受委托持股股东至49人,本村14个村民小组,每组选3人,共增加42人,作为工商登记注册的受委托持股股东,代表我们股东的权益,实现我们最基本的知情权与参与权,同时要求修改章程,在章程里面明确土地处置和利润分配,并召开村民户主大会,重新签字表决。
装修家居网 http://jiaju.itvgov.cn

  对于村委会的所作所为,村民早已怨声载道,极度不信任他们的所作所为,简单举以下几个有事实有证据的例子:
  (一)本村的两安用地35号地原本是做仓储项目,后因环科园引入“湖南健康产业园项目”与之冲突,遂于2015年8月终止项目。村委会在村民的要求下,选取了九位村民代表成立35号地处置工作小组,随后同环科园开始接洽。2015年9月至今,环科园一直没有书面正式报价,但村委会却谈好了赔偿款,每年5万每亩的赔偿款。2016年7月4日上午村委会召集村民代表开会,告知环科园已将去年9月至今年6月底的赔偿款共计425万元支付到位,村民代表们签字通过后即可给每个村民发放。7月8日村民个人账户中收到该笔赔偿款(每人1500元),7月9日上午村委会再次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关于签字同意成立公司的股权配置方案和公司内部章程事宜。事后村民包括村民代表才知晓7月8日发放的425万不是环科园支付的,而是村委会垫付的(后来本村村长陈麒麟亲口承认是垫付的,您派人一查财务支付凭证就知)。连本村53名村代表当时签字发放时也并不知道钱是由村上垫付的,这是挪用农村集体资金,我们有理由怀疑是为了第二天开始的签字表决公司章程,此事已有村民实名举报到区纪委。

理财头条网 http://licai.itvgov.cn


  附每个村民收到1500元垫付赔偿款的手机截图:  (二)湖南欧比诺家具有限公司(原雅派厨具厂),于2006年与本村签订合同租用位于万家丽路与万芙路交汇处东南角净用土地面积33.978亩,燃气站规划使用面积4.2亩,城市道路绿化带配套规划使用面积5.055亩,实际用地30亩,多余面积被村民小组长刘勇刚(其父曾任我村书记)占用,厂房建筑为炉渣空心砖,石棉瓦结构,无报建手续属于非法建筑系雨花区强拆对象,当时签合同注明了如有项目开发此地之时要自行拆除,不给予任何补偿。但2010年7月起刘勇刚小组长占用面积12.51亩,几年未交租金,后来才补交,并没有使用与开发,却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合法用地,未经任何评估,也未通过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大会,私付赔偿资金478万元。请查看下面附图,已经明确显示了2012年3月刘勇刚收到赔偿金后,才于2012年6月支付租金给村上。   头条新闻 http://www.itvgov.cn
  (三)桃阳村农贸市场这块地,被村民小组长现任同升街道政协委员邹铁平竞标获得,5亩地,每年给村上交租46万元,是本村所有绿化带用地中“租金”最高的。可是万万没想到,桃阳社区筹委会却在2011年11月以每平方米22元的价格租用邹铁平的龙翔宾馆五楼(面积1432平方米)作为办公场所,每年巨额租金338048元; 装修耗资1113034.7竟然不经招标直接交由邹铁平装修。村委会7名办公人员办公场所如此奢侈,简直不可思议。现在依然可见多间办公室处于闲置状态,房门紧锁。
  (四)2014年03月桃阳村选举结束后几天,当时西必塘组组长邹新国给西必塘组组员上门送了所谓的青苗补贴费每人1000现金,并嘱咐大家不要和人提起。西必塘2006年征收,按照征购标准青苗费在6个月内已经补偿到位(可与改组村民核实真假),实质是村长陈麒麟从三环线以南4s店用地租金中挪用资金20万元准备贿选。由环科园汇款到小组长邹新国西必塘组集团账户中,因为当时村民清帐的呼声强烈,游正国等村民组织清账并上访,陈麒麟担心事情败露火速安排邹新国以土地青苗补偿费的名义分给西必塘组,但是他们名义上补贴的那块土地却属于毛塘组。同期陈麒麟买单请妇女队长中几个核心成员等人免费旅游进行贿赂,而邹新国也因此事得到陈麒麟重用进入村委会工作。此事也有村民实名举报到雨花区纪委。 爱家网 http://www.lovejia.cc
  村民了解的有事实依据的筹委会挪用集体资金事件至少就两次,加上筹委会其他胡作非为,村民已经极度不信任现在的筹委会班子七名人员。本村村民于2016年7月19日以来,自发联名签字反对公司章程和要求增加显名股东至49人且本村所有卖地款不得纳入公司,已有968人(均是18岁以上村民)签名,签字率为55.6%。
  下图为村民自发联名签字的照片:  
  下图为部分联名签字表的照片:  
  村委会是行政机构,所以偏重于行政强制和行政命令。而公司是要走向市场的企业,应该偏重于民主,如果改革后公司仍然由村委会七个人把持,那么改革就失去了意义,没有实现政企分开,违背了改革的初衷和目的,这样在法理上也是站不住脚的。
  望长沙市雨花区区长刘素月能认真听取我们合理合法的诉求,还我们淳朴农民一个公道,如果此事得不到圆满解决,我们将继续到市政府、省政府上访维权,直至中央!

本文来自武汉新闻网 http://www.wh-edu.cn/


  下面为2016年8月9日我们在雨花区政府集体上访的部分照片:    
百度查询本文网址:http://www.nuobang.cc/baixing/62.html